Lomian

我们都活在未来

[泽非]

“漂亮的师姐就要嫁人啦…”

“路明泽你够了!不用再提醒我过几天师姐结婚好吗?我不会用1/4的命来换新郎这个位置的,泽爱卿你无事跪安有事也滚蛋吧。”躺在床上的路明非嘟嘟囔囔地翻了个身用被子蒙住头。

“好嘛,我不唱了,哥哥你都不愿看着我,我可是特地来陪你的呀,无偿服务。”有些阴暗的宿舍里,只有一对填满碎金的眼在闪动,而小恶魔说完这句话后,路明非并未马上做出反应,而是在一阵平稳的鼻息后,终于从被子里传出发闷的轻语。

“那还真不错,不过只有你会陪我了”未了还用力抽抽鼻子。

“噗,哥哥你这个样子,我看了都想哭啊。”路鸣泽感到有些无奈的好笑。

“那你就哭吧,有个人为我哭太难得了。”

“嘿,打起精神来!我们的服务宗旨是让每一位客户都感到满意和快乐,可哥哥你这样让我怎么交差呢?”路明泽露出有些为难的表情,看着床上隆起人形的被子,最后叹了口气。

“别说话,让我睡会。”路明非闷闷的声音像是要哭了出来。

“那就好好睡一觉吧我亲爱的哥哥。”说罢小恶魔的手轻轻抚上路明非的头,手指拨弄着散在枕头上的头发“只有我能明白你的悲伤,我的哥哥…”

悲伤总是能令人快速地入睡,像是贮藏了多年。

路明非迷迷糊糊就睡着了,梦见自己又来到了那个地方。小恶魔被钉在十字上,不变的“哥哥你还是来看我啦。”

“是啊,我来看你了。”

路明非说道,走进去在第一排离路明泽最近的地方坐下“我没地方可去,只能来找你啦,也只能来找你啦。”

“嘿嘿,真好啊…”路明泽抬起头,看着路明非,突然有些诧异地轻声问道:“哥哥,你为什么哭?被钉起来的…是我啊…”

似乎有什么不一样了,是错觉吗?

“哭?我哭了吗?”路明非暗想道。还未有任何答案,眼前又混沌作一团,最后变成一片漆黑。

= = =

“师弟!废柴徒弟醒醒!”

路明非听到苏格尔在叫他,反射性地猛地睁开眼,把苏格尔吓了一跳。

让苏格尔吃惊的,是路明非那灿烂的金瞳。

可是路明非的黄金瞳,从他出生,直到进入卡塞尔,再到睁眼的前一刻,都不曾出现。

芬格尔盯着意外的金色,丝毫没有感到任何血统带来的压迫感,有的是反而是无限的孤寂。

感觉就像独自一人在一个陌生空旷黑暗而又寒风凛冽的平原,亦或是被敲骨吸髓般的冷。那种来自内心深处的空旷瞬间席卷了芬格尔全身的神经,直至末梢。

等到路明非彻底清醒之后,瞳孔中的金色又渐渐淡出,显出原有的深棕色,只剩苏格尔有些出神地盯着他的眼睛。

“孤…独…”芬格尔喃喃道,那种诡异的感觉早已追随黄金的瞳孔消失了,可是那种空旷的恐惧回想起来依然令人发抖,就像,王。

“师兄…你在做什么?”路明非看着芬狗师兄盯着自己,有些模不着头脑,手在头上扒着乱糟糟的头发。

恐惧已经消散,苏格尔还是有些激动,扯着路明非的手臂不停问道:“师弟,你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?”

“不舒服…?我饿了,胃空着挺不舒服的。”路明非如实答道,真是不能更诚实。

“好吧…”苏格尔明显有些失望。

这让路明非更觉得莫名其妙了。再一想到叫醒自己的是苏格尔,忙问是不是有什么事。苏格尔此时正作沉思状,只是摆摆手说:“去去去,别打扰我,我就是看你睡觉叫着玩。”

“你妹…”路明非不住腹诽。

路明非发现不是饭点,只好任命地叹口气,思考要不要找些什么吃的,这时手机很凑巧地响了一声。是条短信。

大意是请路明非来校长办公室喝个下午茶。

落款是“你诚挚的诺玛”

“莫名其妙。“路明非觉得。一觉醒来什么都变得怪怪的了。噢,对了,睡前那个魔鬼就在自己身边,是不是他做了什么吧。



===TBC===

评论
热度(19)

© Lomian | Powered by LOFTER